手机站 广告联系

承德论坛

彭文生:要尽快实现市场浮动的汇率制度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科技新闻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8-10-17
摘要:10月17日,光大集团研究院副院长、光大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在杭州湾论坛上表示,要尽快让我们这个汇率制度灵活性增加,尽快实现市场浮动的汇率制度。 在

  10月17日,光大集团研究院副院长、光大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在杭州湾论坛上表示,要尽快让我们这个汇率制度灵活性增加,尽快实现市场浮动的汇率制度。

  在谈及汇率贬值对经济到底有什么影响时,彭文生表示,从贸易渠道来讲,贸易促进出口是好的;但在金融渠道有两个因素是不好的,首先是我们欠美元债,汇率贬值欠美元债的信用减弱,我们中国的房地产的国企欠不少美元债,在汇率贬值就是去杠杆,不是金融带来,是汇率带来的,这个去杠杆是好的,我们的杠杆主要是国企去杠杆,还有房地产企业去杠杆。

  另外,中国的老百姓没有习惯人民币汇率的自由浮动,汇率贬值会带来信心的影响。

  以下为发言实录:

  光大集团研究院副院长、光大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我讲讲对汇率的看法,美国加关税增加中国的产品到美国成本的增加,人民币汇率对美元贬值,他增加10%的关税我们用10%的汇率可以抵消。其实,我觉得谈不上政策应对,他应该是关税增加的一个经济内在调整的自然的反映。

  假设我们的汇率不变,我们的外汇需求减少,我们增加对内部需求的支持,货币政策放松,知道对汇率带来贬值的影响,汇率的贬值故意跟美国作对,是关税增加和内部经济调整的现象。第二个问题成为中美之间另外一个争议。

  美国财政部的分析,对财政部的建议是中国不再操作汇率,同时我观察到中国银行行长不会做竞争性的贬值,现在双方都是在这个问题上面比较温和,是不是这么简单,汇率操作国的标准比较严格,过去美国人我们操纵汇率,我们在外部市场买美元,卖人民币,但是投放的流动性太多,带来通胀问题。所以我们另一方面在国内市场通过发行票率把人民币的流动性收回来,这是反向操作美国然认为这是故意的,限制人民币的升值。

  这次美国财政部说中国没有再操作汇率,我们没有在外汇市场干扰,我们没有买美元卖人民币,我们没有在国内的流动性市场反向操作,所以讲汇率操纵绝对是没有道理的。但是什么叫竞争性的贬值,这个是不太好定义。

  历史上面有两次比较明显的竞争性变异的争议,一次就是30年代,那个时候也是关税导致有的国家汇率贬值,那个时代比较遥远,最近一次国际上面讲竞争性贬值,就是什么时候,就是在09年的时候,10年的时候。美联储量化宽松很多国家有政策,他影响的渠道就是美元贬值,汇率贬值,有人说是竞争性研制,到了13年安培的经济学影响更大的争议,日本的银行量化宽松更重要的渠道就是日本贬值,美联储和日本的银行是什么说法,你认为你的汇率太强,对你的经济不好,我的汇率太低,日元太低,美元太低,你可以可以做货币宽松,大家都是做货币宽松,对全球的经济是好的。

  下一步,如果有人说我们中国做竞争性的货币贬值的话,这个标准是什么,这个定义是什么,我觉得是很重要的。基于国内的经济环境货币政策的宽松,第一个渠道是汇率贬值。第三个汇率贬值对经济到底有什么影响,是不是贬值一定是好的。从贸易渠道来讲,贸易促进出口是好的。

  但是在金融渠道他有两个因素是不好的,第一个是我们欠美元债,汇率贬值欠美元债的信用减弱,我们中国的房地产的国企欠不少美元债,在汇率贬值就是去杠杆,不是金融带来,是汇率带来的,这个去杠杆是好的,我们的杠杆主要是国企去杠杆,还有房地产企业去杠杆。

  但是还有另外一个渠道的影响是什么,我们中国的老百姓没有习惯人民币汇率的自由浮动,汇率贬值会不会带来信心的影响,我最后的一个观点我们要尽快让我们这个汇率制度灵活性增加,尽快实现市场浮动的汇率制度,因为前面几位讲到中美贸易战不是短期,是中期,是未来几年的问题,汇率是相当长时间双方争斗的因素,中国的汇率像发达国家一样尽快走进浮动的汇率制。

  主持人:我想要从老百姓的层面问你一个问题,我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回答,现在的社会上面比较关心人民币和美元的汇率,在年底肯定要破7,你怎么看这个汇率的比例走势?

  彭文生:人民币破7,不是指数的水平,我认为没有太大的意义。汇率是一个灵活的因素,他绝对有底线,我不太容易给一个具体的数字,但是我是觉得增加汇率灵活性,增加汇率的波动。

  彭文生:我个人的观点就是减税,汇率的问题因为各种因素不能降低,另一方面就是就是降税,降低企业的负担,欧洲的失业率为什么这几年下来,为什么前几年这么高,就是因为欧洲货币联盟以后,财政赤字控制在3%,财政政策太紧张,在本世纪初欧洲的失业率很高,最近几年都是在3%左右。欧盟莫名其妙3%,变成神圣的东西,没有道理,为什么比3%要坏很多,美国今年的财政赤字是5%,它的经济这么高,他还会更高,这样没有理由,为什么3%,我们是针对整个社会和公众社会讨论,对财政政策有转移,我们区分财政和金融,中国的问题不是财政的问题,现在是金融扩张太快,你要去杠杆,你要化解金融风险,财政扩张和财政增加。

责任编辑:科技新闻网
这里设置第三方评论代码

百度新闻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文章均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
本站邮箱:pinyinaa@126.com